沙南露石网

“共享爸爸”营销广告违背公序良俗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来自广西代表团的全国人大代表、广西河池市宜州区幼儿园园长吴洁秋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提交了《关于实行免费学前教育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

用户截图显示,进入页面后会定位用户位置,并显示附近的“爸爸”。随后,用户可以选择不同类型的“共享爸爸”,包括商务型、暖男型、运动型、文艺型和幽默型多种,还可以下单选择服务。

今年1月2日,收到了全国人大法工委的答复,答复的全称是“全国人大法工委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第3891号提案答复的函”。其实,这封函是在去年12月24日,就是他们开会当天签发的,26日寄出,因为间隔了一个元旦假期,所以我在元旦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收到。

这件事情再次证明了,为了搞热点、博眼球、抓流量,一些企业没有底线,没有羞耻感!某相声演员拿地震当段子,某企业公然把邱少云比作“烧烤”……这样的例子我们见得还少吗?

这两天,一款“共享爸爸”的小程序火了。

比欺骗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涉事品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态度。从事后回应看,他们丝毫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不仅将赤裸裸的广告包装成“公益行为”,更醉心于这个营销案例所引发的曝光效应。更甚者,不少新媒体将其奉为营销案例,采访相关人员,介绍这个创意从萌发到上线的过程。

“网络直播作为新生事物,应以开放、理智的态度面对,既要监管,也不能走极端化,一棒子打死。”孔涛说。

毫无疑问,这是一则虚假广告。《广告法》第四条明确规定,“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且不论“共享爸爸”本身就是一个惹人争议的概念,单从结果上看,无论公众基于何种需求点开选项,最终链接都在意料之外,这是典型的以虚假手段达到宣传目的。

1978年,被称为“织里童装第一人”的吴小章走出村庄,到上海、宜兴等地叫卖绣花枕套、被套,开始了走南闯北的经商之路。“那时候,都是偷偷干,全靠一股闯劲。”吴小章说。

新华社北京1月29日电(记者朱基钗)日前,中央纪委对8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进行公开曝光。这8起典型问题是:

1985.09--1988.07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系发展心理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学习

更可怕的是,新媒体时代,如此做法居然成了“榜样”。每一个所谓“成功案例”的背后,都有无数新媒体小编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谁都想搞出一个大新闻,谁都不在乎底线,长此以往,信息和营销的界限将被模糊,社会风气就会被越带越偏。

《广告法》第九条规定:“广告不得妨碍社会公共秩序或者违背社会良好风尚。”就这一点而言,“共享爸爸”显然违背了公序良俗,相关部门对此绝对不能坐视不理。我们必须对低俗恶俗的行为说“不”!(青的蜂)

据介绍,雄安新区的住房体系设计是为了准确有效地服务于雄安的公众群体,真正让那些为雄安当前发展做出努力的人有房住、租得起,让那些为雄安长远发展做出贡献的人有房产、买得起。为此,雄安新区积极探索建立住房租赁积分制度,从住房租赁市场主体属性、政策激励、租赁行为三方面,运用区块链、大数据等前沿技术,建立科学、有效的住房租赁积分全生命周期管理机制,营造活力、健康、有序、可持续的住房租赁生态。

呷哺呷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贺光启是一位典型的台湾商人,他告诉记者,1998年,呷哺呷哺品牌正式在北京创立,目前在大陆拥有超过800家直营门店,近五年的营业额都保持了百分之二十以上的增速。“我本人最青春、最黄金、最宝贵的20年都是在大陆度过的。”贺光启说。

注意到这个小程序的第一时间,我就联想起此前备受争议的“共享酒店”,是否涉嫌有偿交易?结果点进去一看,却是某家装品牌的营销广告。用户下单后会跳转到视频广告页面,随后又跳转到产品推荐页面。涉事品牌回应称,“共享爸爸”并不可行,公司只是通过公益倡导大家关注父亲角色的缺失。

相关推荐

沙南露石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沙南露石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沙南露石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沙南露石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沙南露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